穆升凡-一位从耙梳屯走出来的文史专家

2019-12-16 17:10:54 青岛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穆升凡:一位从耙梳屯走出来的文史专家

穆升凡:一位从耙梳屯走出来的文史专家

发布时间:2018-06-18 18:09:06 已有: 人阅读

6月17日,由贵州省写作学会、遵义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的《穆升凡作品研讨会》在贵阳举行。来自全国各地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各抒己见,专家学者纷纷认为,穆升凡研究成果填补了地域文化的诸多空白,丰厚了地域历史文化内容。

从屯里走来的文史专家

1952年5月,在贵州省仁怀市喜头镇耙梳屯,从这里诞生了一位文史作家,如今,已年过花甲的他,却一直在为贵州地域文化、红色文化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他就是穆升凡。

穆升凡是一位爱学习型、研究型、创作型的专家学者。他说,他有三个房间里面都装满了各种书籍。因此,这足以看出他对文学的热爱。

作为贵州文史专家,穆升凡深刻地认识到,文化对一个城市就像一张名片,也是一个品牌,更是一各软实力,它是一个城市综合实力和灵魂的体现。

16年前,为了进一步挖掘仁怀文化历史,穆升凡主动作为、主动担当。他正式迈入创作生涯,从那时起,开启了他人生中对文史的探索之旅。

于是,穆升凡正式拿起了属于自己的“笔杆子”,开始下乡串户,挖掘并记录当地的红色文化、地域文化。“多年来,我的足迹踏遍了仁怀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乡村。”

穿梭在田野乡间,行走于各个图书馆。这些区域成为穆升凡流连忘返的地方,也成为他查证资料、核对历史的最佳场所,更是他“寻梦”的精神寄托。

“人总要有更多的担当精神,如不去挖掘出来、书写出来,对不起生我养我的地方。”穆升凡深情地说道。

正所谓:业精于勤荒于嬉。穆升凡很明白其中的道理。16年的时间,他研究的成果颇丰。出版专著42部,主编16部,参编11部。

文化是立国之本。文化发展繁荣,需要一批默默的耕耘者,生活在黔北的穆升凡,就是文化耕耘与奉献中的一员。

“走文化这条路,苦在其中,乐亦在其中。”穆升凡始终坚信自己的信仰:做自己想做的事,走自己想走的路!“静心省悟,地通妙窍。浮性旺欲,路塞歧行。”这也成为他对待世事的观点和态度。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国际政治研究室副主任、教授穆占劳表示,在历史发展长河中,一个人要爱国,要爱家乡,爱家乡就要挖掘当地的文化。穆升凡肩负起了一个文化使者担当和使命,为贵州乃至全国的文化挖掘贡献了自己的智慧。

填补遵义及仁怀地域文化诸多空白

研讨会上,专家、学者纷纷对穆升凡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穆升凡的研究和创作成果填补了遵义和仁怀地域文化诸多空白,使地方人文含宏光大。”

时间回溯到2003年11月,一本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仁怀军事演义》正式问世,得到了行业人士的高度赞扬,这本书详细地记录了仁怀、习水以及赤水三个领域的历史事件。

据介绍,此书记录了从明朝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起至辛亥革命(1912年)止300多年所发生的历史事件。

“此书做到了事件真、时间真和人物真。”全国著名诗人、原遵义市文联主席李发模说:“此书为人们提供了仁怀一个特定历史时段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场景,从中可以窥视仁怀的民俗和民风,是一本难得的乡土教材。”

此外,在7年前的夏天,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仁怀移民考》一书再度问世,书中这样写道,仁怀移民的来源遍布陕西、甘肃、山东、河南、广东、江西、湖北、湖南、四川、江苏、浙江、山西、福建等十多个省份,最为集中的是江西和四川,再次是湖北,考证了400多个姓氏。

《仁怀移民考》的资料主要来自各姓家谱。家谱蕴藏着大量有关人口学、社会学、民族学、民俗学、经济学、人物传记、宗教制度以及地方史料。有补史之缺、详史之略、参史之误、续史之无的作用。

毛泽东曾指出:“收集宗谱、家谱加以研究可以知道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也可以为人文地理、聚落地理提供宝贵资料。”

上述两本书都是穆升凡所著,另外还有《遵义文化概略》、《遵义文化遗产》、《仁怀科举人物》等多部关于地域历史文化方面的研究成果。

一本书的问世,饱含了创作人多少艰辛与汗水。穆升凡说:“我喜欢走进比较偏僻的地方,去探索甚至挖掘一些没人知道的历史故事。发现故事后,然后查阅更多历史资料进行佐证。”

“历史是真实的,绝对来不得半点的虚假,作为一名地域文化的探寻和研究者,必须对自己所研究的成果负责,只有这样才能无愧于历史。”穆升凡说,研究与创作是一种责任!

有人给穆升凡取个外号,说他在仁怀乃至遵义都称得上是一部地域文化的‘活字典’和‘活宝库’。

穆占劳表示:“穆升凡创作有关于地域文化方面研究成果,为乡村振兴提供了文化内涵,乡村文化如何建设?要从历史中寻找灵感,寻找源泉、寻找答案。”

红色文化的研究者和传播者

穆升凡不仅是地域文化的挖掘者,也是红色文化的研究者和传播者。

2007年6月,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红色仁怀》真实地记录了中央红军长征转战仁怀,红军游击队在仁怀的活动,以及中共仁怀地下党组织建立的斗争经过。

翻阅此书,最吸人眼球的地方是:经过认真的研究,穆升凡提炼出了“仁怀是中央红军转战时间较长的县份之一”、“红军四渡赤水四次转战仁怀”、“鲁班场战斗是红军长征途中一次从被动转向主动的关键一战”和“在茅台第三次渡赤水河,是毛泽东军事指挥史上‘得意之笔’的精妙之处”等新鲜观点。

苦心探索数十载,谱写红色感党恩。穆升凡出版红色专著《天下奇征》、《红色仁怀》、《革命老区仁怀》、《仁怀红军故事》等10多部。理清了仁怀的红色资源,丰富了仁怀的党史。

穆升凡撰写的多篇红色论文在《贵州党史》等刊报发表。有的获奖,有的得到党史专家认可。例如,《毛泽东与四渡赤水》获中国近现代史料学会评为论文二等奖,《红色仁怀》获优秀奖。《红军第四次渡过赤水及回师仁怀的历史地位与作用》得到党史专家认可,被收录中央党史研究室大型文献《长征》一书。

穆升凡还有一个身份,叫做红色文化传播者。多年来,他不时地深入机关、学校、街道、社区、部队、工厂、村寨,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分享以及惠及广大干部、学生、官兵、工人和农民朋友,他每到一处都受到大家的热捧。500余场次的讲解,场场精彩纷呈。

2016年的冬天,仁怀市高大坪镇龙源村迎来了两位“神秘”嘉宾,其中一位就是穆升凡。

当时,龙源村没有文化内涵、没有文化底蕴。村民们眼看周边的村寨环境改善了,村民们以无历史、无文化而自悲。他们的到来,为龙源村带了新的“希望”。

穆升凡的到来,为龙源村探赜出历史文化、土司军事屯堡文化、宗教文化以及红色文化。让村民们提升了文化品位,增强了文化自信。

穆占劳说,文化内涵的提升,让贵州走向世界,世界了解贵州将起到重要积极作用。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如今已年过花甲的穆升凡,仍然活跃在红色文化、地域文化、地方志、姓氏移民的研究以及文学创作领域。于此,人们又送给他一个雅号——“永远都不知疲倦的人!”(供稿:山人通讯社)长春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武汉癫痫病的医院河北有癫痫病医院吗癫痫治愈要多久?